民谣《画》

第一次听到赵雷的歌,是在一席的采访中。顺带提一句,一席是个神奇的地方,我暗自臆断的“一席”的由来: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”。赵雷是一席第4期嘉宾,上来的时候先演唱了《南方姑娘》,接着就是《画》,他话很少,从开始到结束几乎没说几句话,一直坐在那里静静地歌唱,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存在。

第二次听到《画》是在刚才的QQ音乐里,上次看完采访,内容就忘得一干二净,刚才又想起赵雷,于是就从《南方姑娘》听起。听到《画》的时候简直欣喜若狂,一遍未听完就设置了单曲循环,按耐不住的又在QQ空间写了一句话:朝闻民谣,夕死可矣。之前一直听老狼、水木年华、南合文斗等人的歌,我以为他们就是民谣代名词的时候,赵雷闯进来了,带着他那干净的嗓音、还有安静和空旷。

《画》是流浪汉的写照,略带轻快的音调让人禁不住手舞足蹈。歌词也写的很有味道,尤其对于深爱阳光和月亮的我。歌者好似一个神笔画家,从夜空中的月亮开始画起,一路给房子画上大窗,给空旷的房子画上床,给自己画了姑娘和被窝,最后画一个无忧愁的未来。当我们还沉浸在画中的梦境时,歌者又把我们带到现实:擦不去争吵、画不出明亮的月亮、一个忧郁的孩子唱着歌。

这首歌的独特之处在于用轻快来抒发忧伤,前后情境明显的逆转也让人心里落差很大,最关键的还是歌者干净的歌声,自然、随性,似乎自己对自己诉说。流浪者不缺的是寂寞和忧伤,缺的是希望和干净。前半部的虚景其实是歌者内心的渴望,也是歌者的呼喊,后部的现实是歌者自己泼给自己的凉水,也是泼给我们这些流浪者的。

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

为冷清的房子画上一扇大窗 再画上一张床

画一个姑娘陪着我 再画个花边的被窝

画上灶炉与柴火 我们一起生来一起活

画一群鸟儿围着我 再画上绿林和青坡

画上自由与祥和 雨点儿在稻田上漂落

画上有你能用手触到的彩虹 画中由我决定不灭的星空

画上弯曲无际平坦的小路 尽头的人家梦已入

画上母亲安详的姿势 还有橡皮能擦去的争执

画上四季都不愁的粮食 悠闲的人从没心事

那 那 那 那那 ………………..

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 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

那夜空的月也不在亮 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

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
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